伯夷叔齐(夷齐)、不食周粟、兄弟让国 、采薇等词的来源
作者:挥墨斋主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089

 

【原文·出处】

    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

——司马迁《史记·伯夷列传》节选


相关典籍:
    蜀汉谯周《古史考》:“伯夷、叔齐者,殷之末世,孤竹君之二子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野有妇人谓之曰:‘子义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于是饿死。”(按《古史考》今不传,这里是根据清代章宗源辑本,在清代孙星衍所编《平津馆丛书》中。)

    汉代刘向《列士传》:“伯夷,殷时辽东孤竹君之子也,与弟叔齐俱让其位而归于国。见武王伐纣,以为不义,遂隐于首阳之山,不食周粟,以微(薇)菜为粮。时有王糜子往难之曰:‘虽不食我周粟,而食我周木,何也?’伯夷兄弟遂绝食,七日,天遣白鹿乳之。迳由数日,叔齐腹中私曰:‘得此鹿完噉之,岂不快哉!’于是鹿知其心,不复来下。伯夷兄弟,俱饿死也。”(按《列士传》今不传,这是从《琱玉集》卷十二所引转录。《琱玉集》,辑者不详。宋代郑樵《通志·艺文略》著录二十卷,现存残本二卷,在清代黎庶昌所编《古逸丛书》中。)

【译文·故事】

    周武王平定了商纣王之后,天下就以周朝作为正统,但伯夷和叔齐却以此为耻,秉持自己的信念不吃周朝的粮食,隐居在首阳山上,靠采集野菜充饥。

    这段话是节选自司马迁《史记·伯夷列传》中的。《史记·伯夷列传》记载了伯夷、叔齐的故事:商朝末年,孤竹国君墨胎氏,名初,字子朝。他有三个儿子,长子伯夷,第三子叔齐。子朝欲立第三子叔齐为君侯继承人。子朝死后,叔齐不愿继承君位,要把君位让给长兄伯夷。伯夷坚决不受,便逃走了。叔齐仍不肯立,也逃走了。这就是所谓的“兄弟让国”。于是国人拥立子朝的中子为君。后来伯夷、叔齐听说西伯姬昌善养老,兄弟二人便西投周地。待到周境,姬昌已死,其子周武王姬发正准备统兵东伐商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说:“父亲死了不安葬,动刀动兵的,能算是孝吗?以臣子的身份弑杀君王,能算是仁吗?”周武王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周武王灭商后,成了天下的宗主,伯夷、叔齐却以归顺西周为耻,坚持不吃周朝的粮食,隐居首阳山,采野菜充饥。后来便饿死了。

【释义·点评】

    伯夷、叔齐是商朝的同姓诸侯,商朝国家是他们的祖国,自己宗族的国家灭亡,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出于对自己国家和宗族的感情,他们“不忍臣二姓”,不食周粟而死。他们不是为商纣王而死,而是为自己的国家和宗族殉难,表现了忠于国家和民族的节义精神。从伯夷、叔齐的言行中,不难看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德、礼、廉、仁、义、和合、抱节、守志等观念。这种仁德为重、廉让为先的品格,忠于国家民族的气节和坚守理想的志向,被人们称为“孤竹遗风”。
    五代詹敦仁《劝王氏入贡宠予以官作辞命篇》“周粟纵荣宁忍食,葛庐频顾谩劳思” ,康有为《强学会序》“哭秦庭而无路,餐周粟而匪甘”的用此典故,都是正面的评价。“周粟”后来就成为新朝俸禄或不义之食的代称。唐·李白《送张秀才从军》诗:“周粟犹不顾,齐珪安肯分?” 宋·宋祁《再逢成上人》:“休问外堂诸弟子,饿思周粟赋归田。”在古典诗词等文学作品中,伯夷和叔齐还常常简称为夷齐。宋·苏轼《和陶贫士七首 其六》:“夷齐耻周粟,高歌诵虞轩。”唐·于濆《古征战》:“苟非夷齐心,岂得无战争。”夷齐义不食周粟,“采薇而食之”,所以后来“采薇”便用来代指归隐或隐遁生活。晋·葛洪《抱朴子·任命》:“愿先生委龙蛇之穴,升利见之涂……采薇何足多慕乎?”唐·王维《送别》诗:“遂令东山客,不得顾采薇。”有时也用“采薇”来表示亡国。黄人《<清文汇>序》:“播佳种于龙野,存国粹于沧桑,以塞麦秀,采薇之痛。”
    对伯夷、叔齐二人的行为历来也有不同意见,在古代就有人责难。如庄子将伯夷、叔齐形象贬损为“无异于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北宋王安石和明末清初黄宗羲等人也持否定态度。现代人也有提出质疑和否定的。鲁迅先生1935年在小说《采薇》中,把伯夷、叔齐二人作为道家形象进行嘲讽,籍以讽刺当时一部分知识分子面对社会矛盾却超然物外、逃避斗争的心态。1948年,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说:“唐朝的韩愈写过《伯夷颂》,颂的是一个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周武王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颇有些个人民主主义思想的伯夷,那是颂错了。”毛泽东这段话是出于当时政治需要,借古讽今,批判对美国怀有幻想的个人民主主义者,敦促其放弃原来的立场,投向人民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