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陵一笑《心底淌出的歌:读张浩洪〈记忆中的夯歌〉》
作者:滦陵一笑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612

——读张浩洪《记忆中的夯歌》感怀

[作者]滦陵一笑

    很长时间以来,有个莫名的旋律在我心里萦绕,时弱时强、若隐若现。“哎、嗨、呦、哇”......。余音袅袅,挥之不去。直到拜读了张浩红先生的《记忆里的夯歌》才豁然开朗。哦,那是曾听爷爷哼唱过的夯歌。
    夯歌是劳动号子的一种。歌无定式、曲调灵活,它由地域、民族的不同、夯的样式和劳动场所不同,形成了多种风格的夯歌。但其作用大抵一致。主要是在打夯过程中起指挥作用,使夯手们步调一致、把劲使齐,使匀;同时还有调节气氛、鼓舞士气的功效。
    家乡的夯,大都用轧地的碌碡竖起,在其两侧上半部放两根胳膊粗的杠子,用绳子往上横竖一绑,再以两摽棍摽紧,就做好了。故乡的夯非常笨重,重量有300斤左右,再棒的小伙子,恐怕也一人难以举起来。使用时,一般十人一组,均分在两侧。由一名有经验的夯手在中间掌夯指挥。掌夯人也是夯歌的引领者。两组轮流上阵。正因如此,用来夯砸地基才结实平整。
    记忆中故乡的夯歌,或高亢激昂或阴柔婉约或荡气回肠,句句充满了号召力感染力凝聚力,充满了人性化,句句激发了大家的干劲和热情。特别是十多条汉子抬起石夯,一个喊起号子,众人唱起夯歌,有应有和,协调自然,宛如谱写一曲荡气回肠的乐章。
  在老家谁家建房垒墙,先要挖好地槽,按照一定尺寸开出地基、填土打夯。
  开始时,掌夯人领唱(一般是约定俗成的短语):
  社员们高抬起呀-----(因时代、地域、风俗、场所不同,可以使同志们、哥们们、爷们们------)同时 完成抬夯上举的动作。
    高抬起呀------夯手们在回应的同时完成发力下砸的动作。接着:
       使劲要使匀哪------
       哎嗨呦哇------
       别打马蹄夯啊-------
       夯夯要平整啊------
       哎嗨呦哇-------
       哎嗨呦哇-------

    这样用排夯不紧不慢的打出一个轮廓。这时的夯歌,从容自然,舒缓流畅。就像浅筛低唱饮着一杯美酒。沁人心脾。
    接着是砸硬夯的时候。也是夯手们互相比试力量,互相较劲的开始。看谁抬得高、落得稳、砸的狠。这时的夯歌高亢、嘹亮、激荡。
       
大家团结紧哪------
       我们要一条心哪------
       使劲要使真劲哪------
       就像打小日本哪-----
       哎嘿地了喂-------


  随着节奏加快,只有哎嘿、哎嘿地吼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昂。哪吼声、那叫声犹如千军万马在呼啸、在奔腾、在厮杀。让一旁观战的人们也为之震动、心颤。到最高潮的时候,喊声、吼声嘎然而止,大家哄堂大笑。然后换班休息,喝上碗东家早已准备好了热茶,点上一支香烟,美美的抽上一口;直感到透顶的舒服。
   硬夯砸完后,地基大体上有了摸样。然后还要细细的找边角拐弯连接处。这时打夯就需要平缓。此时的夯歌,夯手们任意自由发挥,或是打诨插科、或是即景生情、因事讽人。
       干活别藏奸哪----
       藏奸的别吃饭哪-----
       干活要藏奸哪----
       不是好儿男哪------
       基础打得牢哇----
       盖房娶新 娘啊----
       新娘长得好哇-------
       赛过小孟姜啊------
 
  
在一唱一和、一问一答中人们尽情挥洒着,对人生世事的感叹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仿佛山涧里潺潺的溪流、轻轻地吟唱着,欢快的跳跃着。让人感到那样的悠扬悦耳、沁人心脾。
    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盖房垒墙都用水泥构件了,地槽也直接用挖掘机操作了,自然石夯也早已被电夯所代替,一人操作就能完成,效率一下提高了数十倍,于是过去的“夯歌”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梦里萦绕的总是高亢嘹亮、悠扬悦耳的夯歌,那是一种雄性粗犷豪放的展示,那是一段让人眷恋、激动人心的乐章,尽管已经远去,但是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当中......那是劳动者心底里淌出的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