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网
 
     
 


  


小说 >> 中篇小说 >> 颜冉竹《留香传》(小说)    热   

颜冉竹《留香传》(小说)
作者:643824918(原创)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36

明中期,护国将军府,月夜,后花园中。

一张石桌,四张石凳,立于天井中,桌上一盏琉璃灯。灯下一个做工精美的盒子,盒子虽精美但却是空的,盒子旁放着一张纸条,纸条散发着淡淡的竹香上写到:

闻凌将军有东海夜明珠在手,夜明珠到处方圆三尺亮如白昼,小人暂借一月,一月后小人定当归还,若过期未还,小人提头来见。

                                                                             留书人:

                                                                                 颜冉竹

四张石凳只有一人坐在凳上,花园却中有两人,另一人在花园中走动,看上去心神不定。这人便是将军府的主人  凌慰天,此人年仅二十,但战功累累,二十就被封为护国将军。那坐在石凳上的人便是六扇门的追风神探  萧域。此人与凌慰天年龄相当,在六扇门中破案无数,在江湖上名声很大,轻功更是了得。这人见凌慰天如此不安便说道:“将军不必着急,有我萧域一口气在,我就尽力为将军找回夜明珠。”“萧兄,我也不是为这件事烦恼,只是这人的做事风格让末将想起了一人。”“将军说的是?”“不知萧兄可否听过楚留香这个名字。”“将军说的可是盗帅楚留香。”“正是香帅。”“香帅威名何人不知。将军的意思这人是香帅?”

“可是香帅已经退隐江湖十几年了,何况香帅盗物从不留假名。”“这倒也是。”“所以这件事就困惑这末将。”“将军也不必着急,若这人是香帅这人一月后一定会归还夜明珠的,所以将军不如等到一月后再见分晓”“恩,也只有如此了”

一月后,一座无名山。竹林茂盛,竹香飘扬,林中有一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间竹篱围成德院子,院子中有一竹屋,屋旁有一竹亭,竹亭中一张竹桌,四张竹椅。

萧域走到屋前,只见屋门上有一副对联:昔日兰香消逝十载,

                              今日竹香流芳百世。

                              横幅:留香宅

萧域见此对联不禁一惊,这笔迹不是当年香帅的笔迹么?而且当年香帅过处,处处留有兰香,这幅对联竟是竹香胜于兰香,莫非这人比香帅还要厉害?

就在此时屋中传出了声音“追风神探既然光临寒舍,为何不进来喝杯水酒了?”萧域不禁一惊,虽说自己的轻功不及香帅厉害,但在江湖上却还是数一数二的,这人在屋中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还猜出自己的身份,普天下有如此功力的只怕只有香帅了。他回复道:“水酒就不必了,阁下将军府夜盗明珠,定下一月之期,今日一日之期已到,不知阁下是否能归还明珠?”“明珠自然是要还的,但现在还是正午,在下取珠是午夜,所以今夜子时在下一定亲自至将军府归还明珠。”“既然阁下如此说在下也不能为难阁下,只是有一事相问阁下。”“神探不必客气,有什么想要在下解答的,在下一定不会啬惜答案”“阁下客气,请问阁下与香帅是何关系?”“正是家师”“哦!原来是香帅之徒,自然言出有信,在下今夜将军府恭候大驾。”“神探客气,今夜将军府见。”“将军府见!”收完这句萧域便纵身离开。

这时屋中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人,这人便是颜冉竹,楚留香之徒,武功不在香帅之下,反而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屋中走出来一人说道:“你啊!越来越像你师父了。”这说话人便是叶苍梧,胡铁花之徒,武功也和颜冉竹差不多。“徒弟不像师傅像谁呢?你不是也像你师父一样爱喝酒么?”颜冉竹看向叶苍梧手中的酒瓶。两人哈哈笑了起来。

     月夜是那么安静,城中房屋紧密,在这安静的月夜每栋房屋之下都有熟睡的人。这些人那里知道,自己的房顶上会有人飞跃。        

     一转眼便到了将军府。又是一张石桌,四张石椅一盏琉璃灯。但只有一个人坐在石椅上,喝着酒。眨眼间,旁边已有一人,发觉时不觉一惊,凌慰天站起来,面带笑容说道;“不愧是香帅之徒轻功如此之高,末将佩服!”“呵呵,将军过奖,在下比起家师还相差得远。”颜冉竹从怀中取出一物“将军的夜光珠在下不问自取,实在该死,现在 归还将军。”“哈!哈!哈!香帅之徒言而有信,末将更加佩服。阁下,不如坐下喝杯水酒。”“哈哈,凌将军,果然豪爽。只是在下拜师之时,立下规矩入夜之后绝不喝酒,所以不能奉陪了。”“没关系,既是入师之时的规矩自然不可破,那只是下次,再请阁下喝酒了。”“下次!一定奉陪。”话音刚落颜冉竹飞跃出去,两三丈了。只留一阵竹子的清香。

     凌慰天不仅感叹此人武功之高决不在香帅之下。若此人与自己为敌,恐怕自己就没什么活路了。想了一会儿。凌慰便回自己房间中,将军府并不小,但走在房门前却只用一会。他打开门,一阵血腥气扑面而来,他不禁心头一惊,赶紧走进房去,只见一人躺在床上,正是凌天慰的妻子。他走近一瞧,心头一酸,只见他妻子躺在床上,双目怒瞪,口角一丝鲜血,流到了枕头上,血已凝固。看起来死去时间起码有一个时辰。凌天,瞬间就跪下来。眼含泪花。已说不出话,突然间发现枕头旁有一张纸条上写着:      

                                                                                                                                杀人者,竹中人。

     凌慰天兴头一震。一时昏死过去。昏倒之前却闻到了一丝竹子的清香。这竹香竟和颜冉竹身上所有的竹香一样。

次日城中。

人们围在城门口,城门口上有一张告示,上画着一张画像,画的就是颜冉竹。画像下写着:

       此人昨夜刺杀护国将军夫人。悬赏万两黄金。捉拿此人。若私藏,收留此人,于其问罪。

字下面盖着一个大大的官印,“护国将军印”

人群后有一条街,街上有一茶馆,茶馆内坐着两人,别人喝茶他们却喝酒。两个人一个穿白袍,一个穿黄袍,那黄袍人便是叶苍魁,他说道:“你啊!这点你就和你老臭虫不一样,你老臭虫在你这个年龄事是不愿杀人的。”颜冉竹并未说话只是喝了口酒,想着,昨夜在将军府自己看到一个身影,本想追过去只是为了还夜明珠所以未追,等自己出来时那人便不见了踪影。自己与凌慰天说话只不过几句那人就不见了,可见那人对将军府很熟悉。那这人是呢?

他喝了口酒,仍在思考。突然他站了起来,走出茶馆,叶苍梧见他起身便问道:”你到哪去?””去自首呗!万两黄金可不能便宜了别人!”说完已走远“这人是见鬼了吧!”叶苍梧说道。

将军府前十几个官兵围着,官兵前站着一人,身穿白袍,头发雪白,这人竟是凌慰天,颜冉竹也不禁一惊,这人竟一夜白头。凌慰天见道颜冉竹说道:“颜冉竹,竹中人。我万万想不到你杀了我妻子,我和你有什么仇恨?”“凌将军,你和我无仇无

恨…”“那你为什么要杀我妻子?”颜冉竹话还未说完凌慰天便大吼起来。“将军…”话又未说完,凌慰天便拨剑而起,刺向颜冉竹,剑势凶猛、快速,招招死招,若是其它人怕已丧命剑下了,可是这人不是普通人,这人是楚留香的徒弟,颜冉竹是向后轻轻一跃便是四丈,凌慰天不禁一惊,这人轻功竟如此的好,普通人一般最多跃个两丈,这人却一跃四丈。

不多想,提剑一跃,竟也有三丈。这次颜冉竹也一惊,江湖上能一跃三丈的人实在不多,更何况是一个位居朝廷上层的将军呢!只见凌慰天身法加快向颜冉竹刺来,颜冉竹身子一侧便闪了过去,凌慰天急忙停住,反身一剑向颜冉竹斩去,颜冉竹后一个下腰,在剑在他胸前挥过时,他纵身而起,眨眼间便到了凌慰天身后,手指在凌慰天腋下一点,凌慰天只觉手一震,剑便飞出,自己也便动不了了。“将军,夫人真的不是在下所杀,请给在下几天时间,在下一定会找出凶手,给将军一个交代。”说完人已飞出几丈。只剩凌慰天一人站在原地。

第二日,留香宅,颜冉竹坐在桌前,喝着酒。叶苍梧坐在他旁边,也喝着酒。喝了一杯问到:“你准备怎么找出凶手?”颜冉竹喝了口酒说道:“夜探将军府!”“哈哈!好!我陪你去。”“得了吧!将军府那么多好酒,到时候你贪杯喝醉了我还的得被背你回来。”说完起身离开了。“得,我懒得去,在家睡觉得了。”

将军府在夜里非常安静,颜冉竹来到了凌慰天的卧室,并未忙着上下寻找,只是在观察四周的环境,这个卧室不大色,但却精致,摆设查和普通卧室不多,但收拾得干净。他四周看了一下,没什么可疑的线所索,但他走进近床是时却发现了一样东西,一块玉佩,一看便是六扇门的人所佩戴的,莫非凶手是萧域?

这时外有脚步声传来,颜冉竹连忙纵身而起,飞上了房梁。凌慰天走进房来,并未就寝只是在房中找些什么似的,他在找什么呢?这时在房梁上的颜冉竹也奇怪起来。找了一阵似乎没找到什么,凌慰天便急忙出了门,一个人在自己去房里找东西,没找到,出去为何要急急忙忙呢?这时颜冉竹的好奇心在心里升起,若他不跟着这位将军,今晚恐怕是睡不着了。

跟着凌慰天走了一阵,来到城门口,凌慰天和一个人见了面。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惜他没有他师傅那么好的耳朵。只听见一句,但一句就够了。”玉佩没找到“就这一句,他明白了,凌慰天知道凶手是谁。否则他为何要替别人找玉佩,而且还偷偷摸摸的。那么能够进入凌慰天卧室,而且还是六扇门的人是那个呢?他想起一个人——萧域那么凌慰天为何要包庇萧域呢?难道妻子不比兄弟重要?如果真的是那么凌慰天要杀自己呢?想到这他突然才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事不明白,这时和凌慰天接头的人走了,颜冉竹一看便看出这人是谁——追风神探萧域。他见过萧域的身法,绝对不会看错。那么凌慰天和萧域是一伙的?合伙杀死自己的妻子?他只觉得天昏地暗,头痛欲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这时真的想不再管此事,可是又不得不管,因为不管的话他会一辈子睡不着的。

次日,留香宅中,颜冉竹坐在桌前喝着酒,叶苍梧依旧坐在他旁边。两人喝着酒,没有说话,喝了半个时辰叶苍梧终于说话了:“这件事真怪了啊!那凌慰天为何要帮着萧域呢?”颜冉竹并未说话,只是喝酒,脸上依旧是镇定的表情。“嘿!你这人真是见鬼了吧?这种事发生了还这么镇定!”“呵呵!急也没有用啊!”“急也没用!昨天谁的头痛欲裂啊!”“自然是我。”“你不是说急也没用么?”“现在我想通了,反正没线索不如先喝杯酒来的更好。”“你这人真怕是见鬼了哦!”说完叶苍梧喝了杯酒。其实只有颜冉竹自己知道自己怎么不着急呢!他心里都要急死了,没线索这可怎么办呢?他却不知线索自己却找上门来了。留香宅门前出现了一个人,追风神探萧域。他走进了屋内,一进屋便面带笑容对着颜冉竹说道:”竹大侠!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萧神探!”“哈哈!阁下客气!这位是?”他指着叶苍梧说。“这位是叶苍梧,在下的好兄弟当年胡铁花的徒弟!”“哦!原来是胡铁花胡前辈的徒弟!幸会幸会!”“呵呵!”叶苍梧虽然笑了,脸上却比哭还难看,因为他最讨厌这种伪君子了。萧域也只装作没看见,只是向颜冉竹说道:“竹大侠,今夜凌将军请您到将军府相见!”“不知凌将军,是何意?”“将军说他前天误会了竹大侠,所以要替你道歉!”“哦!原来如此,在下今夜一定到!”“恭候大架!”说完便纵身离开了。

“你要去?”“自然!”“随便你!可到时候可别叫我救你?”“这话怎么说?”“萧域的武功有你一半吧?”“何止一半!起码有七成”“恩!凌慰天有你一半吧!”“恩!”“一个七成,一个五成!加起来呢?”“十二成!”“这不就对了,十二成!胜你两成。你必死无疑!”“这也不一定!”“哦?”颜冉竹没有说话,只是喝了口酒。

                                                                                              未完待续!


  • 看了这篇,我也想发表一篇

  • 翻阅本站全部篇目 >> 翻阅本栏其它篇目:
  • >> 小说 >> 中篇小说 >> 颜冉竹《留香传》(小说)

    评论(已关闭)】【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力推荐文章
  • 刘宝军《自白》[2661]

  • 刘宝军《六月的质感----2012年学...[4745]

  • 《词综》(卷三)五代十国词七十...[17276]

  • 秋水霞衣《点绛唇·初临文墨网》...[3800]

  • 刘宝军《倴城,太阳落山了,灯光...[3957]

  •  相关文章
  • 晨光晓梦《爱在末日之后》(小说)[2965]

  • Jiachen《冰霜新星》[1234]

  • 农民《爱在东北那疙瘩》[5191]

  • 丫头《没有了思念,我会很快乐》[2273]

  • 张鲁明《高老庄后传》[1792]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回复网友(已关闭)
        没有任何评论
    文墨网底部
     
     


     
    版权所有:文墨网 公安备案号13022402000106 冀ICP备17009013号-1 ©2002-2021  

    电话:13603371339 地址:河北唐山滦南倴城

    联系站长| 上传空间
    文墨网 | 网站制作文墨网(QQ7722629)| 程序友谊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