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网
 
     
 


  


散文 >> 茶余饭后 >> 艾二曼《未出土时先有节,已到凌云仍虚心》    热   

艾二曼《未出土时先有节,已到凌云仍虚心》
作者:艾二曼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01

春秋时期,大哲孔子带学生到庙里祭祀。庙门内的座位上一个盛酒的祭器非常抢眼,诸学子均觉新奇,便纷纷提问。孔子没有马上回答大家,反倒是向寺中供奉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请问这是什么器具啊?”供奉见这人谦虚有礼,便也恭敬地作出回答说:“夫子,这是放在座位右边的器具呀!”孔子便开始仔细端详这个器具,嘴里还不断重复地念着:“座右、座右。”然后对他的学生们说:“你们看,这个放在座位右边的器具,当它空着的时候是倾斜的,装一半水时,就变正了,而装满水后反而就会倾覆。”闻听至此,学生们都将惊异的目光转向那个新奇的器。孔子看出大家的心思,继续和蔼地问大家:“不相信吗?那就提点水放到器里试试吧。”学生们打来了水。往器里倾倒。倒了一半水时,那器具果然就正了,可当大家继续往器具里注水,使得器具装满了水后,器果真就倾倒了。孔子感慨道:“倾倒是因为水满所致啊!”直率的子路仍不知究竟,便随言问到:“老师,难道就没法子让它不倾倒吗?”孔子深深地望了大家一眼,语重心长地说:“世上绝顶聪明的人,应当用持重来保持自己的聪明;功誉天下的人,应当用谦虚保持他的功劳;勇敢无双的人,应当用谨慎保持他的本领啊”学生们为这番寓意深刻的话深深打动,悟得了谦虚的重要。
 
国人多喜梅兰竹菊,因其占尽春夏秋冬,因其个性中的傲、幽、坚、淡,因其共性中的自强不息、清外淡中,所以给出了“四君子”的雅誉。高估傲岸者爱梅,幽静空灵者喜兰,冷艳清贞者赏菊,我则偏爱于风霜凌厉中总能苍翠俨然的竹。虽然这也不过是一种出于个人的好恶,并不代表任何的真理真相,爱竹的程度更远远没有达到以竹为知音的晋代文人王徽之“何可一日无此君”的程度,但这种不能免俗的好恶的确是贯穿了我迄今为止人生的始终。
 
好竹之人,多为其“节”其“雅”,这从众多的描写竹子的诗文中即可见一斑。如傅庞如的“破土凌云节节高,寒驱三九领风骚,不流斑竹多情泪,甘为春山化雪涛”;刘孝先的“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裴说的“数杆苍翠拟龙形,峭拔须教此地生,无限野花开不得,半山寒色与春争”;苏轼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贡性之的“此君节操独凌寒,冰雪丛中更耐看”;加上那最喜竹石的板桥名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西北风”,等等等等,不胜枚举。因经历颇丰思虑亦是颇丰之故,加之以体验过太多的沧桑巨变、机缘巧合及小概率事件,而立之年时心境即已步入不惑之境,而今临近不惑之期又多有渐悟天命自然之感。对竹子偏爱也总是多生一变,变的不是对于竹子本体喜爱的偏离,而是对它每每多一些更深层次的体会和领悟,“谦虚”就是近年一例。记得,戴熙在«题画竹»中,曾用了一个“心虚根柢固”的前提,引出“指日定干霄”的可能,指出谦虚的品性是成大事者的根基;华幼武在«养竹歌»中,以一句“奇花照眼一时红”,对照了“修竹虚心万年绿”,道出万世功业与昙花一现之别亦在虚心;玄虚子在«咏竹»中,以一句“直节正当恬养素,虚心恰合道生涯”,将竹之虚心比合与道,更是将虚心上了一个境界的台阶,种种种种。对于竹子的诠释,私以为还是白乐天的解释最为中肯全面。其在«养竹记»中这样写道:“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健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 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树之为庭实焉。”一句中的,概其全貌。
 
弱冠之年,仗着一份先行者的勇气、一份对投资投机朦胧的热爱、些许的勤奋、些许的悟性,闯进入金融市场开始博弈。短短1年多的时间,5000股一块一成本的原始股上市后翻了近20倍,之后在T+0、没有站跌停板、泛滥的透支中中的二级市场,竟然使得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茫茫少年,在市场之机和连串的运气中,有如神助般的成就了百万身价。英雄何问出处?在众人环绕簇拥下,一时间浮躁得总想凌高而呼出心中孤寂,“使君何在?天下英雄为何独剩操一人!”那个时候我就爱竹,爱其“脱俗”,有如一个自命不凡的骚人墨客,在爱竹中玩味着自以为是的孤高自赏,沐浴在虚荣快感生出的所谓君子之风当中。93年的股灾中,我的巨无霸之梦随着恶性透支导致的账户爆仓被市场无情淬灭,接盘的量能极度萎缩根本无法执行券商预订的止损,那大幅滑单导致的巨额负债更是令得我的生活雪上加霜。股市神童的神话破灭了,我负债的数字在当时寥寥的股民弄堂里更是巷尾皆知,我只是一株昙花、一颗流星,在瞬间的美艳和绚烂之后消失无形。我很努力的开始真正的学习和思考,但没有人借给你新的资本去重新开始,无论是之前围绕你鞍前马后的股民,还是你的同学、朋友和亲属,因为在他们眼中,我已经被定性为是一个赌徒,一个瘾君子。看着我的憔悴和执着,血缘的力量使得母亲偷偷塞给了相对于我的负债少的可怜的种子资金。虽然一有利润马上就会被券商划走,但我还是在刻苦钻研尝试中完成着熊市中每年的利润翻番,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那接近3年的时段,我更爱竹了,爱其“脱俗”以外,更爱其“劲节”的特性,甚至我曾经觉得我就是一棵不萎的青竹。历尽坎坷后的96年,我迎来了我那长达6年的基金管理生涯,看惯了牛熊、看尽了黑幕,人开始变的越发从容。盘房里亲自购买的几株湘妃竹和丹青竹,让我在“脱俗、劲节”之外,又感受到了竹的“淡雅”。02年移居海外后,有如跳出了井底的青蛙,看到了硕大的金融市场几乎的全貌,在流动性最好的货币、黄金、商品和主要指数中投资投机的这6年多的时间,人逐渐走出了小巷思维,习惯了凌空跃起的俯瞰,习惯了概率、规则和自然,性情更是为之大变。最早是眼高于顶,接着是因历尽艰辛和经历内幕而恬淡但寡群独行,近些年来突然觉悟“道无所不在”的道理。只要你真正懂得如何去观察和思考,在平实当中、狂妄当中、优秀当中、甚至贫困和错误当中,都是道的体现,处处都是神奇的规律自然,所有眼见和所历都是天降福祉,只要,你懂得那种辩证的观察和思靠方式。我越发的爱竹了,因为在“脱俗、劲节、淡雅”之外,我体会到了“谦虚”,学会了真正的虚心。我终于学会了和任何行当和层次的人交往,哪怕临街而遇的贩夫走卒。虽然仍是倾听居多,但我发自内心的虚心使得人们大多都可以与我闲聊或者倾谈,而我在这偶然和必然的闲聊和倾谈中,也无时不在感悟着更多。
 
金融市场,是一个最容易滋生优越、骄傲和孤高的场所,但如果没有一颗虚怀若谷的心,我们不但永远不会走远,更是永远不能在觉悟上有更大的进境。无论你想“指日定干霄”、修得“万年绿”、或是如我般要以交易为媒觉悟“道生涯”,虚心是一切之“根柢”。板桥这首诗说的好,“未出土时先有节,已到凌云仍虚心”,到了“凌云”处之人还要都无时无刻不谨记着“虚心”二字,可知这谦虚哪里只是美德?应该更多的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历尽沧桑后心灵的升华。


  • 看了这篇,我也想发表一篇

  • 翻阅本站全部篇目 >> 翻阅本栏其它篇目:
  • >> 散文 >> 茶余饭后 >> 艾二曼《未出土时先有节,已到凌云仍虚心》

    评论(已关闭)】【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力推荐文章
  • 刘宝军《自白》[2648]

  • 刘宝军《六月的质感----2012年学...[4733]

  • 《词综》(卷三)五代十国词七十...[17248]

  • 秋水霞衣《点绛唇·初临文墨网》...[3783]

  • 刘宝军《倴城,太阳落山了,灯光...[3946]

  •  相关文章
  • 韩玉君《朋友,你还好吗?》[1236]

  • 张心瑜散文《我的乐园》[1682]

  • 亚宁《黄果树瀑布》[1299]

  • 张心瑜《我的乐园》[1345]

  • 张鲁明《中国梦,我的梦》[13725]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回复网友(已关闭)
        没有任何评论
    文墨网底部
     
     


     
    版权所有:文墨网 公安备案号13022402000106 冀ICP备17009013号-1 ©2002-2021  

    电话:13603371339 地址:河北唐山滦南倴城

    联系站长| 上传空间
    文墨网 | 网站制作文墨网(QQ7722629)| 程序友谊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