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网
 
     
 


  


请选类别 >> 中篇小说 >> 南竹《小丫儿》    热   

南竹《小丫儿》
作者:南竹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63

 
文章发表: 南竹 发表日期: 2009-06-15 阅读次数: 767

小丫儿
[作者]南竹
  
  顺友只在大队的菜园旁和二丫儿过了一次家家,就把二丫儿的肚子搞大了。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在村里传来传去。顺友的大哥是大队的民兵连长,他马上派两个民兵,把自己的弟弟带到大队部,严加讯问。
  顺友从小没爹没娘,是大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的 ,大哥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况且,那个二丫儿的父母是村里的地富反坏右。据说解放前她爷爷曾是昌滦乐一带有名的富户,抗日期间多次给日本鬼子通风报信。解放后,她家被定成地主成份。文革中,她们一家又被定为反革命分子。每逢召开批斗大会,她父亲都要在台上弯腰低头陪绑。台下的群众振臂高呼:只许你们老老实实,不许你们到处乱窜,煽风点火,破坏社会主义。坚决打倒地富反坏右,让汉奸恶霸永不抬头。如今自己的弟弟和汉奸的孙女来往,还搞大了人家孩子的肚子,这还了得。
  顺友大哥复员回家结婚时,村里好多小青年都来凑热闹。有的让新娘子点烟,有的让新娘子背毛主席语录,还有的偷偷摸新娘子的屁股。顺友也在洞房看热闹。隔壁的二丫儿妈悄悄把他拽出来,嘱咐他:“傻小子,你哥的洞房不许随便进的。走,去婶儿家去玩。”“不嘛,你家没我家热闹。”“走吧,让你大哥和你嫂子早点歇着。听话,等你长大了,婶儿给你说媳妇。”顺友说:“娶了媳妇就在一个炕上睡觉?”婶子说:“小孩子家,别瞎说。”顺友不服气:“二丫儿说的,她看过你和叔叔搂着睡觉。”婶子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再瞎说!”
  学校放暑假的时候,顺友放下饭碗就往二丫儿家跑。二丫儿爸盘腿坐在炕桌前喝酒,二丫妈坐在炕沿上给二丫儿盛饭。顺友靠在二丫儿家炕头的被摞上抱着大花猫,打开收音机,等着听刘兰芳播讲的《岳飞传》。
  “顺友,你咋老往我家跑?是不是看上我家二丫儿了?”
  “老娘儿们家,说话就是嘴上没遮拦。他大哥是民兵连长,咱家是地主成份。再说了,孩子才多大点儿呀?吃你饭。”
  吃完饭,正巧对门儿的春妮儿来找二丫儿去村东的沙岗子上割柳条儿。二丫儿妈摸着顺友的头嘱咐:“二丫儿和春妮儿怕长虫,你胆子大,帮她们看着点。”“嗯。”顺友和春妮儿各自回家,拿了镰刀,匆匆往外走。“离水坑远点儿,早点回来。”二丫儿妈不放心,追出老远,嘱咐着。
  村东沙岗子上的庄稼绿油油一眼望不到边,他们在田间排水沟的沟坡上寻找着编筐的柳条儿。春妮儿悄悄问二丫儿:“你去不?”“走。”于是,两个孩子穿过玉米地,来到一片坟地。顺友解开裤带,掏出小鸡鸡,对着老鼠洞撒尿。等了半天,还不见两个女孩儿回来。他好奇的穿过玉米地,看到两个女孩儿站起身,露出雪白的屁股。他闭了眼,心里像敲鼓,想看,又不敢睁眼看。
  “干啥呢?”突然,二丫儿和春妮儿叉着腰站在他的面前。
  “你不在那边呆着,跑这儿来干啥?”春妮儿步步紧逼。
  “说,刚才看到啥了?”二丫儿撅了个苞米叶子,捶打着顺友的脑袋没完没了得追问。
  “刚才我看见......”话没说完,顺友撒腿就跑。
  这天,他们割的柳条儿不多。晚上,二丫儿眼泡红肿肿的来找他。
  “顺友哥,我爸说他急等着柳条儿编筐用呢。明天再割这么点儿,就不给我买花书包了。呜呜......”
  第二天一大早,顺友就去找二丫儿。二丫儿妈告诉他,二丫儿和春妮儿天刚亮就去李家老坟割柳条儿去了。顺友一路小跑来到李家老坟,没找到她们的踪影。又去村东的沙岗子,也不见她们的影儿。他灰心丧气的在沟坡割了一小捆柳条儿,背起就往家走。
  路过大队的果园时,他看见园里的桃子稀稀拉拉的挂在树上,有些已经些红了。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放下柳条儿,准备去偷几个桃子出来。他悄悄靠近茂密的排水沟沿,不小心差点踩在一个人身上。
  “顺友哥,你想干啥?”
  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二丫儿和春妮儿在沟边洗脚呢。
  “顺友哥,你看圆子里的桑树条儿多好。”
  三个人绕着果园转了一圈儿,果园四周到处都是紫穗槐编的篱笆墙。上面长满了刺儿,甭说是人,就连鸡也很难进入呢。他们三个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顺友用镰刀砍掉几颗紫穗槐,篱笆墙露出一个大洞。他猫腰厥腚往里钻,不小心裤子被划了个大口子。
  良久,顺友从里面探出头,悄悄地说:“喂,看园子的哑巴不在,等着,我割了柳条儿递给你们。”
  不大工夫,三个人就割了小山似的一堆柳条儿。临出来,顺友顺手摘了几个熟了的桃子,在垄沟的水里洗了,递给二丫儿和春妮儿吃。
  火辣辣的太阳爬到树梢上,把地里的庄稼快烤着了。知了扒开嗓子,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二丫儿和春妮儿,刚才还嬉笑打闹呢,这会儿靠着柳条儿堆,睡得却像两个猪娃。顺友靠在她们后面,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爬在柳条儿上,见春妮儿侧躺着,二丫儿平躺着。二丫儿均匀的呼吸着,胸脯一起一伏,的确凉褂子下的两对小兔子不安分的跳跃着。顺友突生一种莫名的躁动,悄悄来到二丫儿身旁,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二丫儿觉得身上重重的,被什么压得喘不过起来。她以为是春妮儿和她捣乱:“干啥呢?睡觉也不老实。”顺友迅速爬起来,回到自己的地方假装睡觉。二丫儿用脚踢他的腚:“刚才干啥着?”“没干啥呀?”顺友坐起身,用手背揉着眼,不自然的打着哈欠说。“你压我,看我回家不告诉你嫂子。”
  “你们俩儿吵吵啥呢?自己不睡,让别人也睡不安生。”春妮儿仰脸看看天空,对顺友和二丫儿说:“快晌午了,我们回家吧。”
  “二丫儿,快看,那赶车的不是你爸吗?”顺友急忙把二丫儿爸喊回来,把柳条装在车上。一路上,二丫儿羞红了脸,狠狠地瞥着顺友。顺友低了头,不敢说话。所幸天近正午,没人看见。粗心的二丫儿爸只顾抽烟,一路上也没和他们搭话话。
  大哥派人把二丫儿爸找到大队部,让他老实交代,是怎么教自己的女儿勾引贫下中农子弟的。二丫儿爸有苦难言,只是耷拉了脑袋,一言不发。第二天,公社召集各村干部、民兵在村中的老槐树下开批斗会,二丫儿一家都弯腰站在台上。
  会后,二丫儿爸爸羞愧难当,上吊自杀。二丫儿妈也疯疯癫癫的在村中到处游走。二丫儿辍学在家,陪母亲艰难度日。最后不得不嫁给邻村一个大他十岁的光棍男人了事。
  公元2008年的某一日,衣锦还乡的顺友找到二丫儿,解释说那年他只是好奇,并没怎样她。二丫儿半晌无语,抹把泪说:“顺友哥,都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啥.......?”

  • 看了这篇,我也想发表一篇

  • 翻阅本站全部篇目 >> 翻阅本栏其它篇目:
  • >> 请选类别 >> 中篇小说 >> 南竹《小丫儿》

    评论(已关闭)】【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力推荐文章
  • 刘宝军《自白》[2661]

  • 刘宝军《六月的质感----2012年学...[4745]

  • 《词综》(卷三)五代十国词七十...[17276]

  • 秋水霞衣《点绛唇·初临文墨网》...[3800]

  • 刘宝军《倴城,太阳落山了,灯光...[3957]

  •  相关文章
  • 竹敲秋韵《阳光花》[6113]

  • 张浩洪长篇小说《曾国藩的智慧微博》出版[2342]

  • 吴春明《中医故事》连载[2303]

  • 贾志勇《回家》[12189]

  •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全集全部)(笔记小说集)[2191]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回复网友(已关闭)
        没有任何评论
    文墨网底部
     
     


     
    版权所有:文墨网 公安备案号13022402000106 冀ICP备17009013号-1 ©2002-2021  

    电话:13603371339 地址:河北唐山滦南倴城

    联系站长| 上传空间
    文墨网 | 网站制作文墨网(QQ7722629)| 程序友谊网络科技